Power Hydrant︰隱晦地做跟耶穌教導相反的事,耶穌生命堂令我憂心

原文載於回應Fuji先生的網誌文章,刋登於2012年2月21日

這絕對是一個有意思的意見,我們之間應該是帶著不同角度去看待聖經的啓示(我比較是一個福音派,而且建基於神學的)但我覺得你對你在東京耶穌生命堂的經歷所提出的見解很有洞見並確認了一些我曾感到憂心的事。

當我是一個交流生的時候我參與過耶穌生命堂在大阪的聚會,而雖然整體來說我有正面的經歷但那裏確有令我感到擔心的事情。我喜歡過當地教會的地方在於她的群體和強烈的傳福音意識。我曾感到如果基督教要真的要改變日本,像耶穌生命堂的教會是必須的並且會帶來不同。差不多所有人都是友善和充滿愛心;我可以沒有猶疑地說那裏可能是我曾經參與過(我從兒時已為基督徒)的教會中第一間教會讓我感到可以成為其中一份子——一個我可以貢獻給教會的地方。我感到會眾都是真誠的而且並不是只是做作地去拉人進去。簡的來說,我喜歡(過)的是耶穌生命堂的群體。

但我和應很多其他在這裏發出的聲音,當中有幾個重點︰

1. 我經常感到非常憂慮是耶穌生命堂大部份時間只活躍在自己的圈子而絕少和其他教會聯繫;當有一個大型福音聚會在大阪舉行時而差不多所有教會,福音派和主流教會都一起支持,我感到非常驚訝耶穌生命堂完全沒有參與其中︰而據我所知的是因為這個聚會對他們來說不夠酷。那裏的確有一至兩間其他教會和耶穌生命堂合作,但他們的作風都是跟耶穌生命堂一樣,那就導至……

2. 一個「顧客至上」1 的環境。我相信對到訪者保持一個開放和歡迎的氣氛是非常好的,而我亦全力支持傳福音的付出(這間教會的強項);但「顧客」運動對美國的教會是一場災難,而且對新和舊基督徒的成長都造成傷害,當講道和教導都不能深入去培養屬靈的成長。他們可能說那些閃燈、音樂和「易明白」的信息是要去歡迎對教會沒有認識的人,但很多時候那些都是一些干擾,而信息更絕少真正進深。

3. 反智主義。以我所理解這是部分,也是一套源自整個澳洲一種五旬宗的新頌教會運動,但絕對也在這裏出現,就好像其他人在回應中所說,生命小組是唯一經認可的門徒訓練的方式,我對它沒有不好的經歷,但我的生命小組領袖的確說過一些我認為是嘲諷嚴謹的聖經學術研究、神學院訓練、護教學的言論,而類似的觀點我都在教會其他地方見到。

所有事情都是著重於感覺和情緒,是很容易改變的,而不是將信仰建基於一個嚴謹理性而且能夠為之辯護的基礎上。如果我曾經提議我們要做某些課程,舉例說,如何為復活辯護,我沒有任何懷疑很快會被拒絕。我不認為在教會有任何人在神學院接受過真正的神學訓練,或者一、兩個曾經上過新頌教會的「領袖」學校(同樣只是個別情況)。我實在擔憂很多人,如果不是大部份人的話,在教會人沒有堅固的信仰基礎而當他們的屬靈高潮完結後就可以很容易離開信仰。就此而言,所有的信息似乎都不合理地樂觀,甚至可以提到不要跟那些「極度負面」的人做任何事,這就像是借詞立即趕走任何不符合滿面笑容模式和面對生命中困境的人。

4. 自救神學 2 。很多講道都是基於如何認識女朋友/男朋友,如何得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或如何達到某些其他目標,同樣成就為本的就是耶穌來到使我們得自由因他說他的軛和重擔是輕省的。這個問題在教會中是普遍的但我非常少機會在講道中聽到有關於恩典,很多講道都像是一些自救基督教的講座而間中有些聖經經文插入,基本上找不到真正深入或詳細的講道,而且通常很少提到經文的背景。領袖們都嚴重被Edwin Barry Young以賣弄玄虛為主的講道風格影響,而雖然在耶穌生命堂那裏還有很多優點,實在不難想像在10至20年後她會變成一個巨型的超級教會,有高薪的牧師、職員、保安員、華而不實的大型聚會場所,但也離開基督和他恩典的福音越來越遠。

5. 專橫的領袖作風。在原來的文章已提到,當我在耶穌生命堂時已經見到一些跡象。我在牧師附近時經常都感到非常緊張,每次他跟我說話時我都好像會被置於窘境或被審問,雖然我知道我沒有做任何錯事。這可能只是我的妄想症驅使,但這不會是完全想像出來的。

我感到耶穌生命堂對於感情關係上太急於求成,並嘗試由關係開始到直到婚姻作全面控制,在走每一步前都需要跟你的生命小組領袖傾談,而且需要跟從耶穌生命堂嚴格定下有關於追求異性的計劃。在我參與期間都因此曾被召見,縱然我在友善傾談以外沒有犯上任何事。他們需要轉離嘗試去管轄其他人和控制他們的關係的做法,反而是提供一些有用的建議卻不是管轄他們。

我想實在太荒謬把耶穌生命堂叫作邪教,但他們實在展示了很多在福音派巨型教會令人擔憂的趨向。當我離開耶穌生命堂的時間越長(我現在住在日本其他地方),我就越擔憂這間教會,而我當時參與時是否真的跟我所想過的那麼好。我曾經看中耶穌生命堂的模式——使年青人信主,使他們之間締結婚盟,開展家庭,然後有很多小孩,之後你就可以改變日本的屬靈面貌。但現在我擔心我只是相信連鎖快餐店式的基督教 3 ,喜愛大數字和統計而不是專注於個人並讓 神掌管那些數字。似乎耶穌生命堂著重人們和他們可以做什麼,而不是著重基督和他已經做了什麼。這是很隱晦的一步讓我們回到古老的宗教的枷鎖而不是耶穌來使我們得釋放。

現在,當然我沒有任何在東京耶穌生命堂的經歷,不清楚認識關於彭牧師或是龍太,所以我不能評論他們。但是最擔心的地方——耶穌生命堂一個以效果和成就為本的環境隱晦地做跟耶穌教導相反的事——似乎他們不可能會有什麼變化。我盼望好事和正面的轉變會在耶穌生命堂發生,但如果我看到以後有更多這些文章的話我不會感到驚訝。

(文章標題由譯者所加)

註釋
1 原文為”seeker-sensitive”,是教會倡議向新朋友佈道為主導的運作方式,亦有譯作「未信者為主導」等。但教會為了遷就未信者而忽略了神自己,似乎把會眾當成顧客,用各種地上的宣傳方法、策略吸引他們到教會聚集,而非單傳耶穌的福音,故譯作「顧客至上」的環境

2 原文為”Self-help Christianity”,意指信徒可以用地上的各種知識包括心理學、管理學、輔導學等幫助自己而毋須倚靠上帝

3 原文為”McChristianity”,直譯為麥當勞基督教,意指教會以倒模形式培養信徒和擴展教會,沒有顧及信徒和地方教會在神眼中的獨特性,亦指向教會更像是一間誇國企業,重視人數而非培養信徒的生命素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