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姊妹:感謝神讓我離開香港耶穌生命堂!

當我在悉尼讀書的時候,在新頌教會聚會。回到香港之後,就到耶穌生命堂聚會,因為我在新頌教會的弟兄姊妹都去了這間教會。最初我並不太投入教會活動,直至我開始參加細胞小組,我便獲邀參與教會事奉。

最初P牧師舉家回澳洲前,事奉並沒有太大壓力。之後韋牧師來了,我們換了佐敦的新會址。當教會仍在星期六晚聚會時,沒有什麼事發生在我身上。但當韋牧師想把崇拜時間改為星期日下午時,我已經跟領袖說我和我家只能一個月上教會三次。我和我的祖父、母親和兩隻狗住,當我的家傭每月有一個星期日放假時,我要照顧整個家。自從我祖父幾年前跌倒,他一半的身體不能像正常人一樣活動,他行得不穩,常常要坐輪椅。我還要照顧我的狗狗上廁所時間。

我確實地把我的情況告訴我的領袖,可是,她仍然發短訊、即時通訊、打電話着我離開家裏去教會,她說如果我不每周上教會,我不可以再去細胞小組。她不斷的發訊息來令我很大壓力,所以最後我發了一個語氣强硬的訊息給她,她哭着回報給上級聽。上級私下跟我會談,叫我向她道歉,當我道歉了,然後她再叫我和我家人說我要回教會。當然,我知道作為一個女兒/孫女,我有責任在家裏幫忙,只是一個星期,在我個人來說,不是什麼一回事。

最難熬的對話

由於上級知道她不能逼我,牧師想要見我和上級一起談談這件事。當時我很大壓力,他不斷問我為什麼,我說不管我怎樣解釋,你還是不明白我的處境。他拂袖而去,說如要是這樣,你要從事奉和細胞小組中退出,你不可以上教會。他稱讚一些弟兄為教會完全改變他的行事曆。他說如果我不是每星期上教會,等如我不是把神放在第一位。我不跟他爭論,因為我知道那是沒有用的,他是教會的牧師,那時我沒有能耐跟他對抗。韋牧師提到他知道我覺得不公平,我很意外他知道這一點,因為我只跟教會一個很熟的姊妹說過。我不敢相信她竟然告訴了牧師,且當然,事情完全被添油加醋了。事實上,我對這一個姊妹,這個我視為好朋友的人徹底失望。自此之後,我們甚少聯絡,只見過一次面。這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對話,這事之後我哭成淚人。

經過這次會談,我完了最後的事奉並離開教會。我男朋友卻仍然留在教會。牧師叫他和我分手,原因是我離開了教會,沒有我拖他後腳,他可以去得更高。牧師解釋他照日本主任牧師的吩咐和前女友分手,所以他才可以成為今天的牧師。他建議我男朋友照樣行,他不肯,終於也離開了教會。

毫不建立的教會關係

我男朋友的前女友和她丈夫也在這間教會。開始的時候我們感覺很不舒服,後來也就當大家是朋友和主內的弟兄姊妹。由於我們以前都是上新頌教會,我們有很多共同朋友。我不能相信的是,不論我在臉書近況上寫什麼,他們最終也連繫到那女的,不斷的造謠分化我們。大家都是女生,實在為這些事很不開心,想這些之前可能是真的,引發很多不開心的時刻。現在我們二人可以像朋友般談天,大家再沒有心病。我覺得這間教會給我很多不開心的回憶,還有裏面的所謂「弟兄姊妹」完全無關顧,毫不建立。我嘗試約他們出去吃飯,永遠約不到。但他們總是很容易就相約出外。

感謝神我離開了這間教會,現在已經在別的教會了。這裏的弟兄姊妹完全不同,他們很友善,容易相處,我可以跟他們說任何東西,而他們不會洩漏任何一個字。

看到你們的故事真令人嚇了一跳。但我猜,神把我們聚在一起合而為一,讓我們有更大的力量對抗這間教會。讓這團火繼續燃燒吧!

(文章標題和小標題由譯者所加)
(為保障見證人身份,” JK姊妹”是一個化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