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弟兄︰由開始到被逐,我在香港耶穌生命堂的遭遇

我的妻子和我由2009年12月至2012年9月是香港耶穌生命堂的成員。在該段期間,香港耶穌生命堂的牧師—韋日卓和教會的領袖,見證了我和我的妻子在耶穌生命堂約會、浸禮和事奉,在教堂舉行婚禮,然後韋牧師如何最終把我們逐出耶穌生命堂並把我們和教會的弟兄姊妹隔離。

生命小組

在2009年,我的妻子(當時是我女朋友)帶我到香港耶穌生命堂,因為澳洲新頌教會建議她回流香港之後在那裏參與聚會。很快,我的心被神觸動,在得着救恩之後,我馬上被邀參加由P牧師帶領的生命小組(當時P是香港耶穌生命堂的牧師)。P牧師的生命小組非常輕鬆,我和弟兄聚集,分享一周發生的事,並會用兩分鐘作靈修筆記。我們從不投放很多時間在藍書上因為當中都是是非題或者是缺乏深入討論聖經訊息的問題。

很快,P牧師決定回到澳洲,而韋日卓牧師由日本來到香港承接香港耶穌生命堂的牧師崗位。在韋牧師接任後,生命小組變成參加耶穌生命堂是必須出席的聚會。

在我和太太結婚前一個月,太太的父親患重病入院數星期。太太每天放工後去探望他,於是她缺席了幾次生命小組。很快,韋牧師和我太太的小組領袖約見我們。他們沒有對我太太父親的健康和太太的難處顯出任何的關心,韋牧師威脅我太太若她再缺席生命小組的聚會,她必須立即退出生命小組,因為韋牧師認為她為其他小組組員立下壞榜樣。在沒有選擇之下,我太太接着幾個星期都出席了生命小組。讚美主,她父親的身體漸漸好轉然後出院了。

在我和太太結婚之後,這種嚴厲的出席要求仍舊持續。一天我太太受感染發燒,在家中養病。我問韋牧師可否向小組請假回家照顧太太,但他的回應只有︰她的病是不是真的嚴重得你不可以留她獨自在家幾個小時?聽到他的回應,我很震驚,但我堅持留在家照顧太太。過了不久,一個小組組員感冒了,咳嗽得很嚴重。可是,他堅持回到小組,韋牧師立即在眾人面前稱讚他出席聚會。在接着幾個小時,我們幾個圍着一張咖啡廳的小桌子,那生病的組員不斷的咳嗽和打噴嚏。

最終被逐出教會

我和我太太很享受在耶穌生命堂的弟兄姊妹關係,因為大部份的會友都是我太太的朋友和新頌教會的會友。很多人在我們的婚禮中幫忙,有的更是兄弟姊妹團。

我們婚後一年,其中一個兄弟團兼生命小組組員和他的女朋友(兩人都是參加香港耶穌生命堂,太太在澳洲新頌教會已認識他們)問我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韓國玩。我們明白情侶不宜單獨去旅行,所以我們說不如大家一起籌備去旅行,大家一定會玩得很開心。

而且在一年前,有三對耶穌生命堂的情侶(一對來自新頌教會)一起去了台灣,在教會中包括韋牧師,沒有人反對他們,所以我們覺得我們四人去旅行是一個很好的安排。(在我們被逐出教會後,我才知道韋牧師對他們沒有事先通知他旅行的事有意見,但最終由他們去了。)我們很高調地計劃旅程,因為我們想大家都知道我們是一起去旅行的。

在出發前一星期,機票、酒店都訂好了,我們聽到反對的聲音。一個教會領袖聯絡那弟兄,質疑他和女朋友和一對夫婦去旅行令人誤會,因為夫婦是信不過的,人們會認為夫婦去旅行一定是同房的。那領袖和韋牧師叫他找多些人一起去,或選擇不去,要不然他會立即被逐出敬拜隊和生命小組。

那領袖和韋牧師完全沒有計劃跟我談這件事,直至我主動問他們我們的旅行怎麼了。在我聯絡那領袖時,他略略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又說有關細節我應親自和韋牧師談,因為那是他的決定。

所以我打電話給韋牧師,問他為什麼我們男女分房了,還不可以一起去旅行。
韋牧師劈頭便說︰夫婦是不計在內的,因為領袖認為一對情侶和一對夫婦去旅行看來不好。

我問韋牧師,什麼令你覺得一對情侶不會因為同房而受試探,以及為什麼上年你又允許三對情侶去台灣旅行?
他回應︰噢,因為他們是一群人去,又是可信的人,所以他們可以去,但四個人就不可以。

我問,什麼叫一群人?六個以上?
韋牧師說︰我們在日本去營會,有二十多個男女同行,這就是一群人去,也是我們令大家都覺得可接受。

我告訴韋牧師,我不同意他說夫婦跟一對情侶一起去旅行是不令人安心的。相反我說跟夫婦比跟另一些情侶去更適合,因為性對已婚男士沒那麼大的試探(或有任何有關婚前性行為的事,因為我都結婚了!)實在,我可以保障我教會弟兄在旅途中的安全,特別是我和他同房。
韋牧師沒有回應;他只是重覆夫婦是不可計算在內,那看起來並不好。

我準備跟他說,你身為我們婚禮的主禮牧師,但你說我們這在你見證下建立的婚姻是不可靠的,那為什麼你還參與我們的婚禮?在我說話之前,他說他不能再跟我說任何話,因為我打電話給一個牧師來跟他說這樣的東西,他說我在踐踏他,浪費他的時間。他掛掉了電話。

在對話後幾日,韋牧師發訊息告訴我不可以參加下次的生命小組,另外他和領袖想單獨跟我面談。我們約在一間咖啡店見面,他帶了一整頁的經文來。韋牧師和領袖開始用一系列的經文炮轟我,主要說我不應該不同意教會牧師和領袖。他們說因為我計劃和教會弟兄去旅行,我是在拉倒他,作為一個弟兄我不應該這樣待他,等等等等。他們令我覺得我好像在耶穌生命堂作出反叛行為和挑戰他們的地位。

在他們分享之後,我說,我絕不能同意韋牧師所說夫婦不及情侶可靠。
韋牧師說,我只是告訴你聖經在說什麼,若果你不同意,我不認為你應該再去生命小組。

我說,我們仍應該上教會,因為我們仍有很多弟兄姊妹在那裏。
韋牧師說︰若你不同意我的觀點,我不建議你和你的妻子再到耶穌生命堂來。我可以介紹其他教會給你,但我不覺得你可以找到一間認同你觀點的教會。

最後我們四個人都去了韓國,在旅程之後,我太太和我被趕出耶穌生命堂。我的弟兄沒有被趕出因為他沒有和牧師說什麼。最後,他只是被停止參加小組和敬拜隊。但幾個月後,他和女朋友分手,而且很快,他回到香港耶穌生命堂的台上領敬拜。

我們被趕出來以後,我們很快和弟兄姊妹失去聯絡。只有一個人問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感覺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去過耶穌生命堂。我和我的妻子有一年時間沒有上教會,沒有祈禱,沒有任何基督教活動。我們近來才開始去一些教會,希望找到一間適合我們的。

(文章標題由譯者所加)
(為保障見證人身份,”TC弟兄”是一個化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