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mdiki︰寫給無辜的人 – 我在耶穌生命堂的遭遇

原文載於回應Fuji先生的網誌文章,刋登於2012年2月29日

我發覺這是一篇同時很有趣又很令人失望的文章,可能令人失望不是一個最好的詞語去形容我的感受但我會讓你們知道當中的心情起伏。我想了一段長時間去寫一篇這樣的文章所以我感到很「失望」有人搶先寫成。(把「失望」換成一個更好的用詞如果你能夠/可以)

有趣!因為我曾經有一刻覺得我在閱讀我自己的故事。(對了,可能這不是唯一一個原因為什麼你的文章那麼有趣)。這是一段明智和值得進行的對話,這同樣令它那麼有趣。

無論如何,我曾經長時間樂在想像中去寫一篇這樣的文章,而你文章的部份看似我自己構想之中的想法︰「極佳的第一次體驗,溫暖的歡迎和不斷上升的數字…」我還記得我想過,「現在這是一個教會應有的模樣,有關係和刺激。」我是這樣想,直到我在那裏過了幾個月的時間。好像(你)Fuji先生,我想我可能實在太像一個愛提疑問者,而我實在要說我經常是這樣的一個人。

而關於那個靈修筆記的事情,寫得幼稚,過份淺易的信息實在完全沒有經過任何思考,去告訴你自己一些正面的訊息以符合藍書和彭牧師所說的。我記得我的靈修筆記是想得非常深入並進到深處,這令我的生命小組領袖很為難,但同一時間我顯得十分小心去使之保持簡單和非神學性(一個明言的要求,好像說到神愛我們不是一個神學性表達)…所以雖然他肯定知道我的靈修筆記不是典形/預料之中,但他(那個領袖)不可以找著一個把柄去挑戰或更正我的靈修筆記。

而其中的是不要去問一些高深的問題…
我記得一個男孩子,一個聰明的傢伙,他加入了我們的生命小組而他不但沒有保持警覺又不醒水看眼色,在開初的幾個星期他不斷挑戰生命小組領袖去問一些更深入的問題,直到最後他學懂得那裏的文化而也就開始像彭牧師般吹吹水就算。而整個過程,我都安靜地坐在那裏,想知道我該如何處理在我如火燙的心所想的問題,而那種感覺那種有什麼在的感覺我揮之不去。

不過我的逗留被縮短了,我被要求離開,而被告知的原因,我實在太沉靜和不快樂,在什麼時候開始人們因為不快樂就被教會炒魷魚?為什麼不為我說一個笑話或者為我裝一個笑臉關節儀器或是什麼…

我可以繼續下去講述一個邪教裏的一群熱心的年青人從來都不覺得自己重要直到他們被委任作生命小組領袖,但我相信,Fuji先生,你的文章太長了,只有人們像你和我會讀如此長的文章,不是那些從來不會有疑問的無辜民眾而你(和我)想為他們寫/去寫給他們的。我的已經太長雖然我只是寫了一半我想去寫的。

感謝Fuji先生開始了這段非常重要的對話而我實在很高興這段對話確認了一些他們在懷疑的事而且去預備其他人他們將必定會在耶穌生命堂遇上的經歷。就讓這段對話繼續。

P.S. 我享受在耶穌生命堂的音樂

(文章標題由譯者所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